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rus escort çankay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eryaman escort ankara escort kızılay escort istanbul escort ankar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atasehir Escort beylikduzu Escort

天橋五分鐘後崩毀,請鴿子儘速離開

「你有走過這個天橋嗎?」

「沒有啊!沒什麼意義,這馬路這麼短,直接走過去就好了。有什麼不一樣嗎?」

「沒什麼不一樣。」

這個天橋沒什麼特別
跟其他的不完全一樣卻沒什麼特別

天橋只是偷窺城市的另一個角度

我靠在積滿灰垢的欄杆
耳朵眼睛是sniffer∼

偷聽城市的心跳聲

[舊作]決定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餐廳門口一位中年男人匆忙的走進。


餐桌已經有兩個人坐在那閒聊。

「你怎麼那麼晚到?其他人點餐了。」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眉頭皺了一下,把menu遞給剛到的中年男人。

「剛去找我的家庭醫生,要決定痔瘡的位置,因為我很猶豫,所以就耽擱了。」中年男人一面翻著菜單一面說道。

「什麼?」另一位也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也說話了,看來這藍色襯衫有可能是制服。

「痔瘡的位置,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什麼痔瘡的位置?」

「這樣嗎?嗯,我的醫生說,既然都要長痔瘡,那乾脆讓他長在不妨礙的地方。」

「為什麼一定要長呢?」

「我沒說一定要長啊!」

「那你長了?」

「我不太清楚,不過可能要長了,不然醫生幹麻建議我做這個決定。」

「你不知道你有沒有長痔瘡?」

「那是一定會知道的嗎?」

「我以為自己一定會知道。」

「所以你長過?」原本沉默的那位突然發難。

「沒有!我是用常理判斷,那不是長在屁股上的東西嗎?」

「也有長在屁股裡面的啊!呃,我的意思是屁眼裡,就是內痔啊!你知道的嘛!」

「我不是那麼清楚,你怎麼知道那麼清楚?」

「呃,這是常識啊!常識!」

「只是痔瘡嘛!大家幹麻這麼緊張。」遲到的中年男人見苗頭不對,趕快打個圓場,不過似乎不怎麼有用。

「說的也是,只是痔瘡嘛!晚餐來了,先吃飯先吃飯。」

服務生熟練的把沙拉遞到每個人面前。
正當其他人要開始用餐時,其中一個男人發出聲音。

「那個……

「什麼?」另外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問

那男人看著遲到的中年男人問道:「那,你後來決定讓痔瘡長在哪裡?」

「呃!」

「我也想知道,對啊!後來你的決定是怎樣?」

「呃!」 

重溫國際歌

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鬥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

讓思想衝破牢籠!

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

趁熱打鐵才會成功!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

是我們勞動群眾!

一切歸勞動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蟲!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

吃盡了我們的血肉!

一旦把它們消滅乾淨,

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

就一定要實現!

遙望 – 黃家駒

仍是雨夜 凝望窗外

沉默的天際 問蒼天可會知

心裡的感覺 隨著歲月

無盡愛念 藏在於心裡

象冰封的眼光 失去了方向

讓雨點輕輕的灑過

強把憂鬱再掩蓋

象碎星閃閃於天空

叫喚你 遙望盼望

能像清風 陪伴她飄去

讓孤單的臂彎 一再抱緊你

回望舊日 如霧似夢

無奈的輕歎 是她的歡笑聲

風似輕吹過

每天多麼多麼的需要

永遠與你抱擁著

忘掉世間一切痛苦悲哀

縱使分開分開多麼遠

也會聽到你呼喚

期待我這一生再會你

滲透的記憶

吹著大度路的風,記憶緩慢地從隙縫中滲透,剝裂鈣化的表面讓角落呈現,滲透著讓我想起我曾經在大度路上奔馳著,後面載著一個女生,她環繞緊緊偎著。

畢竟只有非常角落的記憶,我不記得關於她的太多事情,但還記得她的外號,跟講話常常發出「喔」的升高尾音,好像發現甚麼祕密似的語氣。

剛來台北的幾年,我住在淡水,學府路一個小小的套房,社區裡還有個游泳池,那年我在咖啡館打工當吧檯助理;其貌不揚的我在那個時候居然被女孩子告白,那是咖啡館的外場同事,真理大學的女生。

年輕氣盛的我,單身,而她短髮,在我眼裡也算可愛,幾次相處之後,越來越親密的狀況下,我幾乎無法抗拒她的告白,只是有個小小問題,當時她其實有個男友,是她堂弟,跟堂弟在一起,亂倫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在人群顯得有點奇怪的我(大概是怪胎的意思),對她來說是個無法抗拒的新角色,好奇多過於愛,卻又由好奇產生好感。

這並支持不了多久,逐漸的熟悉讓好奇感消失也同時帶走了愛意的錯覺,而她的眼神讓我越來越不知道要交談些甚麼,大約在幾個月後,我們平靜地談了分手,平靜到我甚至不覺得我們當過男女朋友,平靜到分手後還是會一起吃飯而毫無悸動。

後來我流浪到另一個地方,逐漸斷了訊息,只有偶爾電話會互相拜年或是在我和其他女孩子約會的時候突然打來聊天,中間她也變了很多,還是會跟我聊一些她跟朋友或家人不敢或無法聊的話題。

直到她放棄在台北生活,回到家鄉了,電話更少了,在我換了電話也忘記轉移通訊錄後,我們應該算是完全失去了聯絡,而對她的記憶就這樣慢慢被時間的結晶給覆蓋在白色乳石下,成為模糊如光影的片段。

[Sikuli]加快滑鼠速度

Settings.MoveMouseDelay = 0.2;

Armin van Buuren live at Ultra Korea 20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T4nLjWqfiZ4

人間五十年

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くらぶれば、夢幻の如くなり。一度生を享け、滅せぬもののあるべきか?

全文:

思えば此の世は

常の住処にあらず

草の葉におく白露

水に宿る月より猶あやし

金穀に花を詠じ

栄華はさきを立って

無常の風にさそわるる

南樓の月を弄ぶ輩も

月に先だって

有為の雲に隠れり

人間五十年

下天の中をくらぶれば

夢幻のごとくなり

一度生を受け

滅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滅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

是を菩提の種と思ひ定めざらんは

口惜しかりし次第ぞと思ひ定め

急ぎ都へ上りつつ

敦盛の禦首を見れば物憂さに

獄門よりも盜み取り

我が宿に帰り

禦僧を供養し

無常の煙となし申し

武裝您的思想

【武裝您的思想】最早是在林其蔚的一張插圖中看見的一句話,過了很多年後這句話才真正的產生了意義。

我在年紀非常小的時候一度覺得【懷疑】是靠近真理的方式,是避免被假象愚弄的保護,我曾經相信世界沒有絕對,時間沒有起迄,但是這些想法對你存在在這個世界可能一點幫助也沒有。

於是有天我重新整理這些離散的文字又集合他們,我說【武裝您的思想】,是為了磨利您的判斷力,讓大腦可以乘載大量而複雜的邏輯,又能簡化他們,您可以選擇相信,並同時懷疑,保持信念,又隨時能放棄,絕對性跟相對性,自由論跟決定論你可以同時並存,對於無法辨證的時間起迄問題,你可以視狀況而取用任何一個邏輯,您也認清,被愚弄只是一種過程,坦然的接受這愚弄的美好。

場域

我以為場域是世界的一種形式,或者是說一種單位,場域之間彼此會溝通,場域跟場域內的個體也會彼此溝通,就如同螺旋體是宇宙的共通特質,場域也具備生命的共通特質,繁殖成長,追求生存,彼此淘汰,求異進化,同樣也會擠壓,融合。

這世界的本質本由一套複雜的程式規範,累積大量資料並且具備連結能力的人成為先知,即便他不一定知道世界的本質是甚麼,系統裏最容易真正透視本質的是甚麼?實際上是病毒或救世主或得道者,他們之所以透視本質是因為他們不仰賴本質,甚至企圖破壞本質,但仰賴本質而存在的我們幾乎沒有機會辨識出甚麼是病毒,甚麼是得道者。

現在是病毒,也許有天會成為得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