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8 月 2015

翻到2004/11/26的日記

在飯桌上她有些激動
「好像他們看見些什麼就自以為了解我了,就可以愛我可以恨我。」她說
「如果透露些什麼被聽見,那本就註定要被誤解。」我說

我是否已經說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