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6 月 2013

Armin van Buuren live at Ultra Korea 20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T4nLjWqfiZ4

人間五十年

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くらぶれば、夢幻の如くなり。一度生を享け、滅せぬもののあるべきか?

全文:

思えば此の世は

常の住処にあらず

草の葉におく白露

水に宿る月より猶あやし

金穀に花を詠じ

栄華はさきを立って

無常の風にさそわるる

南樓の月を弄ぶ輩も

月に先だって

有為の雲に隠れり

人間五十年

下天の中をくらぶれば

夢幻のごとくなり

一度生を受け

滅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滅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

是を菩提の種と思ひ定めざらんは

口惜しかりし次第ぞと思ひ定め

急ぎ都へ上りつつ

敦盛の禦首を見れば物憂さに

獄門よりも盜み取り

我が宿に帰り

禦僧を供養し

無常の煙となし申し

武裝您的思想

【武裝您的思想】最早是在林其蔚的一張插圖中看見的一句話,過了很多年後這句話才真正的產生了意義。

我在年紀非常小的時候一度覺得【懷疑】是靠近真理的方式,是避免被假象愚弄的保護,我曾經相信世界沒有絕對,時間沒有起迄,但是這些想法對你存在在這個世界可能一點幫助也沒有。

於是有天我重新整理這些離散的文字又集合他們,我說【武裝您的思想】,是為了磨利您的判斷力,讓大腦可以乘載大量而複雜的邏輯,又能簡化他們,您可以選擇相信,並同時懷疑,保持信念,又隨時能放棄,絕對性跟相對性,自由論跟決定論你可以同時並存,對於無法辨證的時間起迄問題,你可以視狀況而取用任何一個邏輯,您也認清,被愚弄只是一種過程,坦然的接受這愚弄的美好。

場域

我以為場域是世界的一種形式,或者是說一種單位,場域之間彼此會溝通,場域跟場域內的個體也會彼此溝通,就如同螺旋體是宇宙的共通特質,場域也具備生命的共通特質,繁殖成長,追求生存,彼此淘汰,求異進化,同樣也會擠壓,融合。

這世界的本質本由一套複雜的程式規範,累積大量資料並且具備連結能力的人成為先知,即便他不一定知道世界的本質是甚麼,系統裏最容易真正透視本質的是甚麼?實際上是病毒或救世主或得道者,他們之所以透視本質是因為他們不仰賴本質,甚至企圖破壞本質,但仰賴本質而存在的我們幾乎沒有機會辨識出甚麼是病毒,甚麼是得道者。

現在是病毒,也許有天會成為得道者。

蓋亞的意志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對環保的態度變了,不是那麼積極了,那肯定是我對蓋亞的意志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也代表了我發現到多數地球上的環保運動只是在為人類找尋退路。

我吃素的時候並不會是因為慈悲或是環保,我可能只是覺得最近想吃蔬菜,或是厭惡肉的味道,可能只是最近常常對豬抱有同理心,如果哪天我想吃炸豬排時,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吃了,我只是像地表上的多數生物一般,順從生存的意志跟慾望,雖然會想吃好吃的東西(貓狗也會,蟑螂最近也不喜歡吃碳水化合物了不是嗎?),但不會刻意追求珍奇的食物,如此而已。

這跟蓋亞有甚麼關係呢?沒有特別的關係,實際上蓋亞並不特別關心人類,或是任何一種生物,生命只是一種型態,即使全部滅亡了,蓋亞還是存在,毫髮無傷。

你說,蓋亞會在乎溫室效應或是石油枯竭嗎?

人類會。

無神論者

有一天我看到了老一輩的人在討論一場神蹟,很不巧剛好那牽涉到我熟悉的領域,我完完全全毫無懷疑的了解那是怎麼發生的,我甚至能推論當時的環境並側面證實了我的推論。

第一時間我並沒有解釋,也完全不戳破,我只是非常沮喪,因為我開始發現,那些神秘的,不可思議的,只是另一個超越我們現有科學的科學所造成的,我甚至開始覺得有可能我會從不可知論者逐漸轉變成無神論者。

這是在我聽過【型態場域】的數十日之後,他不是科學,但他是秩序的一種偽裝,企圖扭曲我們對秩序的看法。

關閉公司後的員工總所稅問題

Q:稅務問題:有三家分公司已經關閉,損益表上這三家分公司有發薪給員工,年底報稅時,收過這三家分公司薪資的員工到底要從哪邊發扣繳憑單?
ANS:還是原本分公司,公司即使關閉還是有稅籍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