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 月 2012

DJ Audrey Napoleon

對一段party的旅程,我們習慣稱它為Trip,未必是前往一個人群,即便是帶上耳機關上燈,靜靜的用獨自的狀態聆聽一段4/4拍穿過大腦,讓身體的肌肉組織跟隨Bassline浮動顫抖,在弦樂的波浪鋪滿整個呼吸前閉上眼睛,那也是Trip的它展現的形式。

正如每段音樂都有它的Trip,在Audrey Napoleon的Sunrise前,音樂是怎樣的景象呢?我不知道你看到什麼,可能在歡愉的麻痺下你早已錯過日出,錯過在過午夜後的放鬆到日出前的沉默空氣,如果你能清醒著,你會看見夜晚有那麼一段時間,大約十來分鐘,眼前的世界會被一股沈重的空氣給壓制著,像是時間凝結了一般的壓迫著我們每一吋呼吸的空氣,所有的聲音,我是說當你企圖發出聲音時,你會發現的聲音被那股寧靜給吞沒了,如果你未曾經歷過,我甚至無法請您想像它,但透過那樣的體驗,更能反差出Audrey Napoleon音樂表現的力量,她用一種戰鬥的姿態,繃緊著感官,彷彿是一股無法阻擋的力量,用鼓敲打著戰士拿起武器起身的信號,用唱盤吶喊。

在旅程中清醒倒未必這麼容易,在每次歡愉的重擊下,我們往往會要更多,更多音樂,更多酒精,更多激情,最後在麻痺與疲累中錯失了大地被日光籠罩的那刻。

我有提過Raver的血液裡是渴望看見日出的嘛?甚至在過去的每一場Party中,越是盡興的跳舞,就越不願錯過日出的美麗,因為我們都在期待日出那刻,DJ開始加速音樂的力道,用更強硬的鼓聲,但又不失音色彈性地穿透日光的籠罩,用整個夜晚的等待,讓音樂在身體的每一吋細胞裡醞釀了一整夜的速度,在太陽像神祇一樣憐憫著我們時,從我們內心的底處釋放出來,彷彿是儀式一般,對我們的靈魂宣告一場Party的結束,而我們都得救了!

在過去與James Zabiela, Nic Fanciulli, D. Ramirez, Umek, Joris Voorn, M.A.N.D.Y, Steve Lawler, Sven Vath等諸多藝人同台的Audrey Napoleon,在美國的DJ文化裡早已受到熱烈注目,在亮麗的外表下,以前衛時尚的造型,早已滲透到各個時尚媒體,並在暗地裡侵吞電子音樂文化著稱的英國的雜誌版面,同時以時尚人士及DJ的身分交錯出現,以作品數量來說,Audrey Napoleon尚稱稀少,卻已經逐漸建構出自己特有的風格,還選了電子音樂裡最辛苦的Minimal Techno,作為她電子音樂生涯中的主要戰力之一。


(這張漂亮很多~)

Audrey Napoleon這次為海尼根提倡「負責任飲酒」的概念,以日出為主題帶出了每場Party中在迎接日出那特有激昂,即便我們體內流著是不同電音的血液,也能在這首音樂中聽見Techno對於日出的膜拜,站在DJ祭壇上的Techno女王Audrey Napoleon,像是女戰神的祭司,讓Bassline編織著她的長髮在LED背光下揮舞著,綻放著力量與性感,現在正以美國Hollywood為基地,Audrey Napoleon準備要向世界舞台征戰,透過她特有的音樂風格散發出強烈的企圖心,夾帶著百大女DJ的戰績,在每一場Party裡,都要讓身軀屈服在節奏和律動之下,讓舞客的胸腔隨著尖銳的聲線緊縮抽動,在Audrey Napoleon 音樂裡內斂又蘊含著卓越的爆發力下,推動著全新旅程的引擎。

海尼根Sunrise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OHUpQZIylVc

相關影片:
http://audreynapoleon.com/
http://soundcloud.com/audreynapoleon
http://www.myspace.com/audreynapoleon/music
https://www.facebook.com/AudreyNapol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