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4 月 2011

身為地球人值得一看

身為地球人值得一看

「真正的革命,一定是受到強烈的愛所指引」

一句說到爛的名言:「真正的革命,一定是受到強烈的愛所指引」,正因為如此,當我要起身抗爭時,都會想想究竟是因為對他人的愛,還是自己的憤怒,這也是過去工委會的核心為什麼都得要下放勞改的原因之一,憤怒只需要內心的價值觀就可以形成,但愛很難長久,你若不成為一份子,你若不愛他們,若只因你為他們的遭遇感到不公而起身抗爭?那是在安撫你內在的衝突,是在發洩,是在宣揚你內心認定的正義,但非社會運動。

「真正的革命,一定是受到強烈的愛所指引」,這是我認為切格瓦拉說過最重要的話之一,而不是那些豪氣壯志,激昂人心的文字。

所以說我們可以這樣解釋,在社會運動中常會提到誰的身分資格,誰做了幾年基層勞工,誰深受迫害諸如此類的資格,但如果沒有強烈的愛,那誰都沒有資格,社會運動不是為自己伸冤,也不是一吐怨氣的工具,更不用說那些拿社會運動當政治資源的人做的事情有多麼難堪,如果一個社會運動組織者熟知那些被迫害的人們要站出來是多麼絕望,你不會為了自己的理想而硬要他們跟著你挺身而出,因為你愛他們,而且也請這些從事社會運動組織的人明白,這些被迫害的人不是有資格身份的人,而是被犧牲的人,所以才需要你為他們站出來。

到底是誰反同性戀啊!

如果我是小英的幕僚,我會強烈建議小英接下這個議題,這是個超好的機會,如果小英是同性戀,那他可以評估過可能的負面影響(畢竟我們不是政治圈的人,不確定這個對於初選會不會有太大影響,也不知道會是正面還是負面的影響)後,來決定強勢程度,如果黨內對同性戀反對聲浪越大,小英大可越強勢,辜先生不是說「穿裙子不能當總統」嘛?我知道辜老先生沒什麼惡意,只是單純的無法擺脫舊思維的束縛,他自己在節目也承認,從小到大都被教導要保護女性,現在要他認同女性當三軍統帥真的有心理上的障礙,但個人心理障礙是個人問題,這上面大作文章的人就小心眼了。如果小英是同性戀,正好給那些父權思想的大老們一個說法,要知道一個同性戀總統對台灣的形象有多大的加分啊,要成為政治家不應該拘泥這種小小的偏見,最好是推行同性戀結婚合法化,讓全世界的同性戀都想台灣結婚,連觀光推廣都一起做了!

如果小英不是同性戀,那也很簡單,就表明同性戀認同對於台灣人權地位有多大的提升,自己也認同同性戀,八卦一點還可以說希望自己未來的另一半也是認同同性戀之類的鬼扯,並願意全力推動同性戀結婚合法化,把愛的大遊行在台灣發揚光大!!在反同性戀這麼嚴重的柏林都因為愛的大遊行大賺遊客錢,要知道那可會增加多少國民生產毛額啊!!要當台灣的總統,當然要以台灣人的整體利益為優先啊!~反正百利無一害~多好的機會。

再來新聞講施明德說什麼,也要打個折,你心腸好一點可以解讀成好的,例如施明德說馬:「但他有結婚、生孩子啦!」,意思可能是「有家庭了,如果出櫃會對自己的老婆跟孩子造成傷害」,對陳菊跟呂避而不談是因為「老同學了,也沒什麼好猜,萬一真的是,也沒要選總統啊」,但如果你要解讀成負面的~那當然就會氣呼呼啦!問題是就算施明德真的是負面的那種,又怎樣?他的意思有這麼極端嘛?但新聞故意斷在那些話上,強化語言效果,然後你氣呼呼的被新聞煽動,施明德也不會知道啊,氣到憂鬱症他也不會知道,再說李昂的說法讓我嚴重的質疑她歧視同性戀,為什麼施明德問小英性向,李昂會用劈腿花心來呼應呢?這不是說明了在她心裡同性戀是負面的嘛?為什麼沒人質疑李昂?現在氣呼呼的每個人請自己摸著自己良心問問看~你們真的打從心底是認同同性戀嘛?如果是,那為什麼會生氣?因為同性戀議題而生氣的人,你要我怎麼全然的相信你在你心底同性戀是無罪的?就算也是同性戀的人因此在生氣~我的質疑還是合理的!難道不是你心裡有一點點矛盾而導致引發自己的憤怒!?那你的矛盾為什麼別人要負責?

這時候右派人士可能會問我:「罐子,其實你是Gay吧!」。

對,而且索利是個男,如何!
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