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 月 2010

vb.net 如何呼叫Process做背景執行

ProcessWindowStyle這個參數

objProcess = New System.Diagnostics.Process()
objProcess.StartInfo.FileName = ProcessPath
objProcess.StartInfo.WindowStyle = ProcessWindowStyle.Hidden
objProcess.Start()

 

簡單極了

prototype AJAX之間傳遞頁面時用到JAVASCRIPT function的方法

因為記憶力越來越不好(是因為雜訊~不是老人癡呆症)
趕快記下來:

是這樣的, 用prototype的ajax傳遞頁面內容中對javascript function有限制
像…

function needImgCheckBox(){
if ($(“noNeedImg”).checked){
$(“msg_img”).hide();
$(“img_count”).hide();
$(“prenextbutton”).hide();
}else{
$(“msg_img”).show();
$(“img_count”).show();
$(“prenextbutton”).show();
}
}

必須要寫成如下格式

window.needImgCheckBox=function(){
if ($(“noNeedImg”).checked){
$(“msg_img”).hide();
$(“img_count”).hide();
$(“prenextbutton”).hide();
}else{
$(“msg_img”).show();
$(“img_count”).show();
$(“prenextbutton”).show();
}
}

第一個寫法是宣告一個函式名為 needImgCheckBox
第二個寫法是宣告window物件中needImgCheckBox這個變數為一個函式

prototype不知道因為什麼我不能理解的理由
針對var或是function過濾
主要是evalScripts 會對script blocks(程式碼區塊)裡的變數啦函式拉通通去掉

可能是因為頁面都叫來叫去的
避免變數跟function們打在一起

不過function如果移動到window層級,便可以正常運作了

BUZZ很好啊?

直接開宗明義的講…目前剛從機房忙完回來~沒啥精神

覺得BUZZ的另一個優點(或優勢)正是大家都很不看好他,我看見一堆人唱衰BUZZ,也看見一些人討論著BUZZ帶來的商業模式,但這些不管看好或唱衰的人對BUZZ是出奇的謹慎又小心,在我的解讀裡這意味甚麼?

我們先說FACEBOOK
喔~你是不是那個不小心加了不認識的人到好友,充斥的玩遊戲衝等的好友人數的那位呢?
推特?噗浪?有多少人是你認識的呢?
所以我們開始推論說…[那個BUZZ只是另一個資訊垃圾]

我並不這麼覺得,BUZZ看起來像是GMAIL的附屬,這是很奇妙的一點,你可以不用BUZZ,應該還是會繼續使用GMAIL,這麼一來,你對BUZZ上面所流動的資訊會顯得更小心,你不想他成了另外的垃圾信,而比較認真的處理你想要關注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對這玩意沒啥興趣,它卻還是可以成為你另外一個溝通的工具,也就是說,GMAIL不但成了IM還同時是討論區,沒有WAVE這麼耗資源,可能乾燥了一點,但功能卻很容易的變得越來越多,更麻煩的是,他讓GMAIL產生了比IM更高的黏著度。

我不清楚現在的GOOGLE跟一開始的初衷是否一樣,過去的GOOGLE是一個專心做好一件事情的企業,BUZZ會以跟GMAIL合併的姿態出現並不是偶然,不見得是為了要跟現在的微網誌市場競爭,也許只是GOOGLE在思考微網誌在網路世界的定位上所做的一個小小測試,mail是一種離散耦合狀態的社群,而且存在於人類原始的性格裡而非功能上,他沒有強大的吸引力,卻永遠不會消散,至於這樣的社群模式到底會匯集成甚麼,預測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只有讓他真的匯集了,我們才能明白那是甚麼,我們總不能說上天在某處丟了一顆隕石,是為了造成一個湖泊吧。

如果要稱頌GOOGLE,那肯定會有人跟我舉例他們也曾經失敗過的種種事蹟,那又何妨,實驗總是會失敗的,但紀錄會留下來,人們可以累積出知識,這些是無盡的價值,別忘了GOOGLE也在眾多統計預測的科學領域裡花下了大筆的金錢啊!難道我們要花這精神去討論GOOGLE做傳染病傳播預測系統的商業價值在哪嗎?GOOGLE有高額的實際營收,讓他們有條件去面對股東的質疑,BUZZ跟他們做過許多奇怪的產品比起來,微小到幾乎像個雜物堆裡的方塊酥碎片(然後我把他拾起吃掉了),我真的不覺得GOOGLE在乎BUZZ的成敗。

我的生活裡肯定有甚麼事情要發生,不然我不會在小年夜連跑三趟機房,希望是好兆頭(累到無厘頭的樂觀);最後一段跟GOOGLE沒有關係就是。

聽完Dick Brass的批評後,簡單整理一下我對MS office的想法

線上的文件處理軟體看似無法取代MS OFFICE的地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到現在的過程中,MS OFFICE的使用慣性已經逐漸在一些人中被稀釋,包括從操作習慣到格式的相容而使用MS OFFICE的使用者,有部份的使用者已經不是那麼依賴MS OFFICE的格式。

在近期的過程包括:
MS OFFICE的改版
GOOGLE DOCS釋出
OPEN OFFICE再整合
APPLE的iWork夾帶硬體市佔率也開始在文書軟體市場有些微的侵蝕
一些更適合大眾使用的LINUX
大概是看起來市場有些契機,讓更多的小公司開發的類似文書處理軟體

這群人也許不是眾數,每一個微小的族群數量可能會讓人對這說法嗤之以鼻,問題就在於這每一個新的工具或事件並不是引發取代MS OFFICE的效應而是形成稀釋的狀態,當只有一家與MS OFFICE競爭時,稀釋的狀態並不足以形成,當越來越多事件形成,並夾帶現今社會結構中web app幾乎是無所不在的模式下,文書軟體在越來越多的時間點上都不再是開啟MS OFFICE,我必須說,很多時候我還是會打開MS OFFICE,但是有越來越多的時候我根本直接透過 GOOGLE DOCS瀏覽或是其他軟體,不是很大量但是比例逐步增加,於是,我有越來越多的文件不一定是要透過MS OFFICE來打開閱讀,傳出去有越來越多是共通格式,我通訊錄可能有越來越多GOOGLE DOCS的使用者,我可能開始習慣備份資料在GOOGLE DOCS,使用新版的MS OFFICE的使用者我不知道是不是常常會遇到他們寄的東西別人打不開,但我倒是常常收到別人寄來兩個版本,當我越來越不依賴MS OFFICE,慢慢的我也對升級版本這件事情漠視了,我會聽到同事問說要怎麼在新的MS OFFICE中存成舊的版本,而我相信這在每一版本的升級中多多少少會發生,每一個細小的環節都在細微的稀釋MS OFFICE在市場的濃度。

我要說的是,即便目前OPEN OFFICE或其他規格的文件處理軟體無法取代MS OFFICE,但在眾多工具的稀釋下,MS OFFICE有可能會喪失在市場的優勢,雖然軟體產品與網路產品相較之下,軟體產品有某種程度上受到舊市場佔有率的保庇,在原市場占有率被稀釋的狀態中,產品承受市場重擊所造成的傷害也會更大。我一貫的風格就是唱衰,只會找出消極面事件而提不出積極面方法,所以我也沒法提出一個可能可以佔領市場的一點點看法來,但即便目前是找不出那市場的缺口可以從何進入,原本佔有市場優勢的產品,要如何繼續保持他們的優勢,就成了一個沉府很深的話題了。

windows?

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這玩意會稱霸到微軟垮掉吧……雖然我試了windows 7發現我根本找不到驅動程式無法連線上網,但目前看不到任何真正可以動搖windows地位的事件發生。

最直接的說法,在短時間內還是有這麼多軟體得靠著windows生存著,但他們可一點都不在乎office啊…..

養著一盆小樹的男人

城市裡很難得有大庭院。

我說是那種有大草皮的庭院,可以一群小孩嬉戲,可以party的庭院,有點遺憾,公園般的大草皮總讓我想起那一個人。

可是故事不是發生在大草皮上,為什麼我總跟草皮聯想在一起我也不曉得,似乎午後的草皮跟故事的記憶嗅起來有著相同味道。

“那個人”看起來有點年長,一個瘦高的男人,總穿著長大衣,手裡捧著一盆小樹,出現在午後的微風裡,首先他會找到一塊曬著陽光的綠地,把小樹擺好,隨即用大衣在旁舖開來,頭靠著盆栽,用帽子遮著臉跟著他的小樹享受1月的陽光,這裡的天氣1月不是冷的過分,也無須對陽光多加貪婪,但那個男人總再有陽光的午後出現在公園或是學校或是鎮上任何一塊公有的綠地上,選擇有陽光的地方跟著小樹一起日光浴,要不就是坐在小樹一兩公尺遠的蔭涼處看著書,有時看的入神了還會突然朗誦書裡的文章。

在他跟小樹躺在陽光裡,和風吹過讓整個景象些微的震動時,彷彿是一種異像,緩慢的呈現那個人跟小樹是如何溝通。

偶爾,他會躺著,嘴裡卻發出聲音,但是像是語言又像是哼唱,有時會出現聽的懂句子。

但是沒有完整的意義

植物的味道。

鼠尾草沐浴有神聖的氣味。

陽光透過小樹照到他的帽子上,移動變化,鮮活的綠影跳動著不經意的讓人以為有什麼小綠人跳出。

有時他會從這塊綠地走到另外一塊綠地卻依然是以靠著小樹曬著太陽,也許是因為草地的味道不同,也許是他聽見了什麼。

氣味跟聲音偶而有相似的地方,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你聽見了什麼聲響從耳邊滑過;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嗅到了草地上的葉子悄悄逃逸的味道,味道跟聲音都令人不須多花力氣地專注在四周的空氣裡。

他嗅到了什麼?也許他是聽到了什麼?

午後的陽光灑在草地上的一盆小樹上,男人舒展開身軀伸了個懶腰,蓋在臉上的帽子滑落,綠地上的小綠人嘻笑的逃逸,我穿過樹梢躍上了屋子的尖頂微笑的向下俯視。

那端的咖啡廳

在經歷過SARS風暴後的某天,同事突然語重心長的跟我說,他其實蠻懷念那段大家都要帶著口罩的日子,只露出眼睛的人群,突然間因為遐想而變得順眼了。

我呼應著:是啊!是啊!

但是心裡並不明白自己是不是這樣覺得,反正對我而言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在面對很多話題,我總是呼應著,其實心裡也沒啥想法,可是就像是怕被發現自己某塊沒有色澤的部份,我呼應著起鬨,你要質問我這般面對人群的懦弱也可,這世界已經習慣了二分法不是嗎?尤其在選舉來臨時,這裡簡直陷入一種極為瘋狂的地獄。你如果不支持藍,你就是綠色的走狗,就是叛國者,你如果不支持綠,就是藍色的走狗,就是不愛台灣,就是出賣台灣人的賊,你不支持這邊就會被認定支持另外一邊,其實很悲哀耶,真的。

突然間世界變成沒有其他的價值觀了,不允許你遊走在自由的意識裡,如果這樣,其實也好,我的確不愛台灣,也對所謂的國家認同沒什麼感覺,對我來說也許最想做的事就是拿機槍掃射,最期望的事大概就是這個島嶼的沈沒,至少在沈沒後,我的屍首可以在寧靜的海洋中腐朽。

太吵雜了,我說。

我寧願死也不願意爭辯有關所謂種族認同或是國家認同的問題,所以也別來跟我說什麼我在哪裡長大或是如果沒有國家我哪能在這裡好好的打字寫這些屁話的問題,你們努力地用這些所謂意識形態來決定他人行為的價值,那麼其實你只是要我認同你,跟你同一陣線而已,我是什麼樣的想法什麼樣的意見其實都沒有意義,如果可以我還希望可以將島嶼沈沒的願望升級到世界末日。

也不是因為我覺得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而是我剛所說的那些吵雜,根本就是屬於世界的一部份,世界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而是這些不可改變的一切,已經讓我焦躁難耐,如果世界末日不是個方便有效的方式,我也不排斥自殺來解決所謂的焦躁。

那麼,就有人會說:

【你真是的悲觀的人】?

我肏你媽的悲觀啦!你他媽覺得你很了解我是不是!

真是到處都是自大狂,幹!

等待愛情要比等待世界末日來的容易。

可是面對世界末日比面對愛情來的容易,同樣是那種未知的華麗,我對於世界末日的渴望就像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似的。

我們在一個已經沒什麼作為的年代,英雄虛幻,可是也不算和平安詳美麗迷幻,有時候連自己能否養活自己都要拼死拼活才能夠壓抑懷疑,一旦註定要活著,就得明白自己的平庸,如果明天的景色太模糊,那麼一起走向死亡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少年們一個一個死去,構成這個世紀弔詭的華麗。

可是我沒有死,也許是因為我俗辣,其實我也相信我根本是個俗辣。

跟隨著死亡走過陰暗的幽谷後,我決然地放棄了這途徑,因為那種不確定帶來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