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6 月 2006

人們心底無可救藥的孩子氣

這是一個詭異的世代,沒有文藝復興裡的歡愉喜悅,也沒法同70經濟風暴帶來失業狂潮裡的憤怒吶喊,我們擁有很多卻不一定踏實,我們活的幸福卻處處可見 荒謬,嚴肅與幽默的比重已經不能象徵我們的生活,充其量那只是一種個人的表現模式,透過資訊高速流動的各式媒體,大量事物彷彿建立了普遍性,像是流行般地 建立一種共識,即使有人解釋為是一種風潮,卻又不像流行那般澎湃,激烈地朝我們的耳朵眼睛襲來,也不會淹沒每個人的獨特性,像手機一樣普及,卻又有每個人 各自的使用習慣﹔那麼laptop是一個風潮?在最近的文章中我看見他們這麼說。

用laptop做音樂真的是一股風潮嗎?或者說laptop讓音樂獲得更新的能量而造就了一股新風潮呢?

我問了Sora 和 Kazumasa Hashimoto在音樂製作這塊,兩個人提出了很不一樣的見解,雖然連同Lullatone都表示他們的方式是以原音樂器為主,laptop作為錄音與 後制處理的工具,在形式上似乎像是以傳統原音樂器演奏,laptop對作品而言像是協助創作者可以獨立完成音樂的工具,但在概念上,他們迥異之處令人玩 味,對於同時是錄音施與網頁設計師的Kazumasa Hashimoto來說,音樂創作更加個人,是一個用來表達真正自我的領域,無關風潮與流行。使用鋼琴音色為主的他,在演奏時有種奇異的輕巧,和他的談吐 一般,專注卻很輕盈的在指間流竄出柔和的詩篇。而也是以原音樂器演奏為主的Sora卻表示他對於laptop在音樂上的無限可能充滿興致,而在他的表演 裡,音色與結構也毫不保留地帶來了許多驚奇,也許在不久後,又會另一種風貌也說不定,在這其中,Lullatone也許是最像孩子的人,每天只睡兩三小時 的他卻蹦跳活像個精力充沛的孩子,在地球上有這麼多的情緒元素,他獨鍾可愛的一面,不管在音樂的呈現上或是影像上都有種令人會心一笑的特質,在簡約的音樂 構成中滿滿的都是他稚趣又頑皮的音符。

在三種像似卻又迥異特質的表演間,DJ Mondii在DJ台前以專注的神情執舵了整個活動的氣氛,在美國與日本已經發行了個人專輯的他,這次不但是以DJ的身分來台,同時還是記者的身分訪問了 台灣的laptop音樂工作者,即使是未曾謀面的人初次的訪談,他都可以很快的掌握對方聊天的脈絡,從音樂、生活、藝術、美食到派對等,他幾乎無所不談, 讓對話的氣氛很快就熱絡了起來,在DJ台上的他,敏銳地關注環境的動態,即使在其他人表演的時候,他依然保持在一種極度專注的狀態,隨時準備接控音樂帶給 人們的溫度與氣息。

不只音樂,在表演前,亮著無訊號狀態藍幕的投影,在表演開始後用影像的方式宣告著是誰在台上,使用大量拼貼動畫的Lullatone正同他的音樂一般 可愛,Kazumasa Hashimoto在視覺上精細的影像也瀰漫著一種與他的音樂呼應的美感,Sora影像裡,墜落又漂浮的人時靜時動,有時對坐著沈思,有時踏著雲朵玩耍, 在高處奮力一躍,底處是無盡的旅行,在他像微風般的音樂裡,一種連呼吸都止息的安靜令人非常著迷。

在與【孩子氣多媒體音樂會】的藝術家們聊過並看了他們的表演後,我想用【孩子氣】這樣的字眼並不能就簡單的概括了他們的風格,在純真的底處,若將他們 就這麼粗糙的概括了,像用成人的眼光解讀孩子的世界,一種處在異位的成見,彷彿忘記了自己在孩提時代,大人們總認為小孩就是某個模樣,那些躲藏在我們心底 那獨特的孩子氣也許都無可救藥,但不會這麼就被默默地倪平成一種類似的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