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9 月 2003

FUJI ROCK 不負責任的REVIEW

原本一回來就要開始寫富士音樂祭的REVIEW,無奈本辦公室有著無法阻斷的雜訊干擾,戴著耳塞也無法逃避的疲勞轟炸,讓文字數次的中斷重來分解斷裂破壞 腐蝕,此起彼落的講話聲,電話聲,還有突然轟了一下又一下又一下,不斷Repeat的過帶單位炫耀著他們龐大的音響跟可以強力毀滅他人大腦的權利。

老實說我想任性的說一句話~bi(消音)~大不了不寫,反正也沒什麼人期待看我寫些什麼,有時候也許可以,但是大部分的時候,我面對要在腦中構思文字卻又不斷的被中斷的現象(或事件)時,那是崩潰的。

你們能看到什麼呢?我被混亂的意志寫出來的不完整REVIEW,或者根本就是文字的碎片罷了,說不定還很多是因為精神崩潰所產生的幻覺、假記憶,也許根本就是我在喪失理智下亂寫糊縐的,那看個屁啊!

但是我還是寫了,有沒有發生過請自行求證,而且我也不會對你說說哪個團多屌多屌,不看遺憾終生之類的話,雖然說我真的對The Music渲染力超強的vocal跟yu la tengo幾盡瘋狂的緩飆依然感到意猶未盡,還有wizzy noise那足以讓意識瞬間重新解構的大鼓聲依然像個幾噸重的大鋼釘刺在我對於有關於鼓聲的記憶裡(那大概是幾百幾千顆鼓同時間突然轟出來的力量吧)。

那寫PARTY REVIEW不寫什麼團表演怎樣那我是要寫什麼?寫FUJI ROCK的由來或精神嗎?這也太無趣了,而且很多人寫過了,沒事幹麻去repeat的聲音,那跟隔壁那個轟轟轟的部門有什麼兩樣,只是讓人嫌煩的文字而 已,那我要寫什麼呢?我一向是個非常不負責任紀錄者,在2001年的花蓮某PARTY REVIEW,我所寫的基本上跟我們所認知的真實世界有著一段虛無飄渺的距離,那這次我要寫什麼,說真的到已經寫了六百的字的現在,我腦筋依然是一片空 白,而且隔壁的轟轟轟也還沒停呢,當然他們是永遠不會停的,我早就有這種覺悟了。

那先從機場開始說吧,希望大家看完這一篇後,可以很輕易的獨自前往日本,然後殺到苗場,直接在富士音樂祭的場地裡爽個三天,買機票的部分請各自洽詢自己喜歡的航空公司跟旅行社,至於有關於入場票可以上 http://fujirockfestival.com/ 查詢,我想這方面我也沒什麼可以告訴你的,因為我也是請旅行社幫我處理,另外護照跟簽證應該也不需要多加解釋,我們要入境日本是需要簽證的,畢竟我們不是 一個很強盛的國家,尤其在獨立或統一都尚未明朗前更不用說了,我們到大部分的國家都需要簽證,少部分是我們根本不能入境的國家那就請大家忘了他們吧。由於 很多朋友都發生出發前兩三天才發現自己的簽證過期了,甚至護照過期了,所以請大家出發前要多多注意檢查這方面的資料,最好是在跟旅行社訂機票就順便作一下 確認,機票的部分其實盡量避開七月份的旅遊大旺季在付款,可以在六月份就先訂位訂票,因為七月份機票常常都會漲價,另外旅館的部分要注意了,如果你不想要 搭帳棚的話,富士音樂祭附近的旅館除了兩三家民宿外,最大的就是苗場王子飯店了,大部分是半年前接受預約,如果你打算三個月前在碰碰運氣的話,那機率會大 幅度的降低,根據這次的經驗是五月份的時候,王子飯店在這段時間的房間就已經被訂完了。

但是話說回來,如果自認為能夠適應苗場詭譎的天氣的話,搭帳棚真是一個非常不賴的選擇,尤其在幾乎是每天都幾乎只有五個半小時的表演空窗下,要走回飯店這 件事情將讓你大幅度的減少可以看到的團,但也不用太在意,因為即使你非常努力的翻山越嶺披星戴月奔波,你還是沒法看到所有的團,翻山越嶺當然有些誇張,但 是去FUJI ROCK前,腿力鍛鍊好也是件非常重要情,2003年這次的舞台分布裡,一共有七個大舞台跟很多零碎的小舞台,有些舞台的距離大概有20到30分鐘的步行 路程,要是想看的團分散在各舞台的話,你第一天可能就會把你一年的運動量全部用完。

回來講到行程,我不太確定從台灣直達東京的機票是不是有停其他機場,不過目前我所看到的都是停成田空港,接下來就是搭鐵路往「越後湯澤」,在這其中你可以 選擇先到東京晃晃或是其他地方,由於是從另一端的總站出發,不會日語的人只要在一張紙條上寫著「成田空港 to 越後湯澤」、「自由席(指定席也行,但沒必要,因為是總站啊!)」跟櫃檯買票就得了,這是JR線直達的方式,另外日本的火車是有分抽煙車廂跟非抽煙車廂, 想要感受一下在大眾交通工具上煙霧瀰漫的滋味的人,一定不能錯過日本火車抽煙車廂裡刺眼的煙霧,另外在富士音樂祭官方網站有整套的旅遊配套措施,富士音樂 祭在日本算是非常大型的活動,當地也有旅行社有相關的專案,各位也可以選擇相關的服務來讓自己玩的盡興。

假設你是住在越後湯澤的旅館裡,又沒有自行開車前往的狀況下,最簡便的方法就是搭乘富士音樂祭的接駁公車,接駁公車自早上六點開始從越後湯澤站出發(有非 常詳細的路標,看不懂日文就跟著大大的FUJI ROCK字樣前進就是了),從會場離開的末班車是凌晨兩點整,不過意味著你只要兩點前到候車處即可,接駁車會延續到把兩點前到的乘客都載完為止,說到這裡 我一定要提一下,越後湯澤真是個奇妙的地方,也許是因為我初到該處,所以覺得神奇,但是那是一個路邊常常看見東一叢向日葵西一叢繡球花的地方,那些花雜亂 無章的分散在各處就像是野花一般,卻開的像是在炫耀生命力般的燦爛。

畢竟苗場還是在半山腰,日夜溫差非常大,偶爾還有雷陣雨,別以為是夏天就只帶著清涼的衣服來秀身材,晚上有可能降到十四十五度,而且因為在山上,大晴天的時候,紫外線的含量頗高,防曬沒做好的下場可能不只是曬黑,而是會紅通通一片的全身刺痛。

講到這裡,已經可以很順利的到苗場進行三天的音樂衝撞,所以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尤其在隔壁還持續的在疲勞我的腦細胞。

也許我講的這些對於很多常往國外跑的人來說根本是沒有意義的文字,沒錯,日本不是一個遙遠的國家,而且也不太需要什麼語言能力就能夠旅行,那是一個國內旅 遊規劃的很好的國家,你可以在很多車站出口甚至站內就可以找到書店,眾多的旅遊書供你查詢到你的目的地,或者是中途要安插什麼行程。

在富士音樂祭會看到像小蜜蜂似的志工(我的意思是很像蜜蜂一樣到處巡邏~不是穿的像小蜜蜂,穿的像小蜜蜂的是有遇到一個,但是那是一個玩的很開心的 Raver),到處整理環境,也有人隨時準備處理緊急狀況,白天會看到有人放了一個椅子就站在椅子上開始演講,下面的群眾拿著啤酒吆喝呼應著,還有整齊的 大排長龍隊伍,為的是要買自己喜歡的藝人商品。

苗場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還有世界上最長的纜車,在進場時看見排列著延棉不絕的帳棚,在山野間與數萬人共同party的感受恐怕是在台灣感受不到,在日 本,party彷彿是一種非常普及的休閒活動,你會看見穿著襯衫西裝褲的人在泥巴裡手舞足蹈,也常常看到一家大小爸爸抱著孩子走過爛泥路,會場裡還有兒童 遊樂區跟哺乳室,高中生一群一群像郊遊似的機哩刮拉,還有人在富士音樂祭裡舉行結婚典禮,滿頭白髮的老公公在營區熟練的扎營,而party結束後留下的是 大家疲憊而滿足的面孔,面帶疲憊但是非常精實著指揮一切的工作人員,一車車早就分類整理好的垃圾,廁所可能有點臭,但是不像是幾萬人用過的慘烈狀況,因為 他們隨時有人在整理廁所,最髒的部分大概就是爛泥巴了,但是在泥巴裡跟著underworld的音樂躍動著是一種很棒的感受。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住著什麼樣的人,沒辦法從party得知太多細節,但是我看見party裡井然有序的龐大排隊人潮,看見集中在汽油桶裡的煙蒂,人手 一個隨身煙灰缸,食器,廚餘,寶特瓶,寶特瓶瓶蓋,鋁金屬,鐵金屬一個一個的被主動又乖巧的分類成一座一座的垃圾塔,主辦單位密集的巡邏線,每天清晨在泥 巴路上舖的木屑,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種非常具備制度的環境下被維持,也許大家對於party環境的愛護只是他們禮貌習慣之一所衍生的(他們連一般的快餐店, 很多人進去吃飯都會先關掉手機),但是反觀台灣,主動淨攤還會被旁邊嗑藥掛到亂七八糟的人嘲笑或是被當作是做作的人,一個不愛護party環境的族群,已 經喪失了抱怨沒有party的資格了,同樣的,對於土地還有憐憫的人們,其實也不必去辦些什麼戶外派對讓大家蹂躪這片土地,況且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往往背 負著「隨便啦」的詛咒,在還沒到富士音樂祭之前,我曾想著台灣何時才能有盛大又好玩的大型音樂祭(你別跟我說野台開唱或是海洋音樂祭,那整個髒亂的環境被 癱瘓的交通根本就已經成為去party的惡夢之一了,而叫春已經不再是往日時光了),回來之後,我只能說,連幻想的必要都沒有了,除非這個島嶼的人們可以 先有多那麼一點點對別人的尊重,那麼這個幻想對我而言就還有點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