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5 月 2003

( ((|音量|)) )

又是一個我不知道要怎麼討論起的東西,音量簡單說就是聲音的量,音量本身的值對於聲音來說是有著相當大的影響,不單純是量的變化,因為牽涉到硬體彼此之間的關係,音量變化時,波形裡每一個細微的值也會變化,只是影響的模式不同。

打個比喻,當然並非完全照我比喻的方式進行變化,但是是相關的,在彩色暗房中有一種校色的放大技術,因為每一個負片的片基(也就是那個塑膠片)沖出來 雖然接近,但是並非是相同值(是的~跟科學界所謂的測不準定律是相關的),一個盡職的暗房一定會作片基的校色,校色的過程中,有一種奇怪的手法,之所以稱 之為奇怪是因為他並不常使用,反倒是訓練新手時比較會去使用它。

那個方法是,做兩張曝光,分別是過量到幾乎照片變成黑色跟不足到只剩下淡淡的影像,淡淡的影像所殘留的顏色裡,你很容易分辨出什麼是多出來的顏色,在幾近黑色的曝光中,你也可以很快地找出什麼是少的顏色。

礙於硬體的限制,音量很直接的反應到聲音的質感跟細部是否以一種平衡的方式呈現,我說的是前級後級以外的事情,雖然前級後級也很重要,但是對於我這種 窮人來說,現階段是不考慮這方面的事情,但是在這方面以外,我們可以注意更多事情,例如用隨身聽接到一般主動式喇叭,兩邊的音量不同,呈現的聲音也會不 同,即使是一般的隨身聽接耳機,也會有你的耳朵跟聲音之間的平衡,調整音量不只是為了舒服,而是你想注意的頻率是否到你容易吸收接納的音量,聲音跟聲音之 間是否以盡情的展現他們的角色對話。

一昧的大音量享受快感,損失的不只是你的聽覺神經,更多的,那些奇異妙不可言的世界,也會輕巧的從你耳邊跳躍離去。

有空為自己喜歡的音樂找個自己喜歡的音量吧!

tomorrow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情緒跟情緒之間有一座高牆,就像是兩個世界一般。

也許在某一個時間點下,你一越而過,突然間,世界就變得不一樣了,回頭看你原來的世界都分解成元素逐一架構著,不只是情緒,狀態之間,人與人之間,今天與 明天之間(即使明天跟昨天可能都不存在),存在與不存在之間,一道一道的牆引誘著我們翻越而過,卻又越來越高的挑釁著阻擋著。

佩的專輯,在某一座牆的某一端,用著最細微的元素建構出在時間軸上行進的我們,你可以說是生命,也可以說是人生,anyway都是名而已,可是名卻又不只 是名,因為我們清楚,或者說「也許」清楚,最細微的本質足以擴大到最龐大的宇宙邊緣,就像「名」以最狹隘的方式存在卻包含了最巨大的力量。

同時亂數在佩的專輯成為一種遊戲,我們拆開曲序或者是聲響重新組合,那異端的世界像是一樣,卻又逐漸交錯分離,如果你發現了佩專輯裡的元素,那不妨試試這個遊戲,用聲響跟亂數刻畫出你思微的每一個細部。

。是的。tomorrow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私人訊息ps:你有沒有注意過在這個世界裡,時間所帶來的影響呢?

我跟jn說了那有關於對第二人稱的感受是無法擺脫時間的影響,不只是可以往後觀察,同樣的也可以往前觀察,因為兩個方向的影響有可能是相當的,無關乎時間點存不存在,因為,如果你碰觸了時間,相信了他建立的世界,那包圍無法逃離,我們只得把這因素考慮進去。

另外一份炫麗

我們透過對於資訊的觀察跟吸收來擴增我們的世界,一個方向是往著更加客觀的方向前進,在吸收了更多不同世界的事物之後,我們有更多的條件去產生不同的 角度去看待生命鎖觸發的每一個點,但是這部份有一個微小的盲點,雖然微小卻依然影響著我們,我不能說去面對這微小的盲點是否有幫助,畢竟生命對我們的善意 惡意本身就是難以界定的,盲點的存在卻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讓我非常的想要討論他。

那盲點就是……像我寫了這篇文章一樣,當你注意看了這篇文章,他就成為你的一個印象,你同時吸收了另一個角度,卻也增加了一個束縛。

不管是在看電影或是閱讀資訊,這些東西都毫無預警的進入了我們的心智,一方面擴增了自我的世界,一方面卻也在龐大遽增的心智外層,建立的厚厚的硬殼。 沒錯,吸收外在事物是一種看似向外擴張的狀態,可是在另一方面有著這厚重的殼壓迫著我們,而且越來越厚,那是有趣的,就是我們在吸收些外在事物來擺脫自我 意識束縛的同時,看了越多世界,這吸收的東西越大,也越來擺脫類似「自大」之類的束縛,我說的不是一種驕傲的自大,是類似人們無法擺脫「悲傷」的情緒,完 全投在自己的世界的一種膨脹,雖然我們像是是在思索別的世界的資訊,但是實質上是在思考已經進入自己心智後建立在自己世界的部份,但是他又跟外在的資訊如 此類似,我們常常無法發現我們其實投在自己的世界中而無法脫離。

類似的狀況是,像積極的情緒,如果生命體本身並沒有積極的特質的話,強迫的去要求自己進入一個積極的狀態,可能會付出相當的代價,因為積極本身也不是 單一的作用,如果強制的去牽引行為或心態成為一種積極的話,而其他卻沒有跟上腳步準備好,那付出的可能會是莫大的浮躁不安,而生命本身更可能因為那份浮躁 而產生混亂。

是啊~這些盲點是太小了。一不小心就會忽略忘記。

無所謂~最近發現如果可以大字形睡覺的話,身體跟心靈可以得到某程度的滿足喔!

。解散。嘿嘿

現在行進速度241公里每小時

現在行進速度243公里每小時

生命的規律被可察覺跟無法察覺的事物所影響著,我們無法知道那微米奈米的世界裡是否有著另外一種意識在進行另外一個規律,可是不管有或沒有,他們的存在就已經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另外一個方向是,生物本身就會收集情報,不管是主動的或是被動的,像是漁夫會在乎天氣的變化來避開暴風雨,農夫會在乎時節,駕駛會在乎路況,情人會在 乎對方的表情,透過這些情報的收集,我們對於我們的生活有了初步的掌控,在乎的越多,能夠掌握到的訊息就越多,也就越能應對變化,即使生命的輪轉的很快, 生命本身的韌性通常,我說通常,通常可以跟隨生命的輪轉速度,但是失控依然是無法避免的,一方面來說,生命的輪轉未必是慢慢加速,突然間打開渦輪噴射系統 加速引擎直上極速的現象不是沒有的,可是另一方面來說,當你在乎的事情越少,就越可能跟不上生命運轉的速度,我這裡說的在乎,並不是一種在意的情緒或是狀 態,打個比方來說,情人在乎對方的表情,就會變得貼心,可是在意了對方的表情,自己就不自覺得跟著被帶動,那麼生命的輪就會越轉越快,即使你非常在乎一 切,終究一天還是會加速到你無法掌控的狀況,因為在意本身就是生命轉輪的加速劑,一但在意了,你就成為推動這個輪轉速的一份子。

可是越來越多事情是原本我們無法察覺的,現在透過科技,我們發現了病毒的樣子,知道了病毒的進化不是人類的可以對抗的,知道了原來奈米下可以發展武 器,可能可以發展微機械,知道了太多我們平常也無法察覺的事情,可是我們知道了,人類非常在意另一個極微的世界,於是他們跟我們的生命之輪也彼此的加速 著,可是這一切都不是我們平常可以在乎的東西,尤其是因為感官的極限,在平常我們是處於一個忽略的狀態。

狀況就是,我們不斷加速生命之輪,卻無法有效的在乎他們,生命的規律被可察覺跟無法察覺的事物所影響著,一切接往失速的道路前進。

時間軸線劃過聲音邊緣

沒有足夠時間,所以大略的簡述一下要說的文字。

對!要說的就是時間,可是跟時間本身卻沒有足夠的關聯性,我還在想著要怎麼敘述這一部分。先講講人類的知覺怎麼察覺時間的存在好了,察覺的過程很多元化,可是大多是透過景象的投射,例如你看見太陽升起落下,可是那是一種察覺,對於時間本身的分微卻弱的很。

我們閉上眼睛,計算什麼樣才是一分鐘,每個人的時間感也許有普遍的接近,但是卻並不相同,那個不相同的原因是來自哪也許比我們想像的複雜,奇妙的地方是,因為這樣的相異性讓我們注意到了人類對於時間的分微有著恨多有趣的地方。

120bpm跟60bpm的一小節是相差著兩倍著時間,我們的確也可以認知到這兩種有著不同的時間量,但是在聆聽120bpm跟60bpm的一小節 loop時,我們對於「重複片段」的感受卻是類似的,一方面是因為有關於時間與情緒的認知產生了相對性(因為結構類似?)。

但是透過類似的嚐試可以發現,人類的感官透過聲音更容易影響人類本身對於時間分為的認知,也許是因為聲音本身超越了空間性,即使是同一個空間的聲音, 聲音本身並不純然的只存在這一個空間裡,視覺透過光,容易限制在空間中,他當然也會顯現出時間的分微,尤其他以”波(WAVE)”的模式呈現再人類的認知 系統時,可是這個方向去認知時間的分微卻是比較有障礙的(一方面我們不排除是因為聽覺器官跟視覺器官的結構差異或是腦神經解譯的模式不同)。

本身具備了兩種感官或者是兩種感官本身是連動的人,聲音似乎會比較容易改變時間感,但是這樣的模式也許並不適用於只有聽覺或是只有視覺的人,因為本身 沒有這樣的經歷,但是在已經習慣透過聲音去感受時間的分微的我,蒙上耳朵還是會聽到自己腦內的聲響,所以我不知道完全無聲而只有視覺的狀態為何(的確也有 過完全無聲的時候,不過那時並沒有視覺,因為有光照進眼睛,腦子就會出現聲音)。透過想像那樣的世界,總覺得如果不習慣透過光去認知時間的分微,在突然要 我只能用光去感受那部分時,時間可能會比較類似平板狀的二維模式,但只純屬猜測。

下次聽音樂時全神貫注的去聆聽音樂的每一個細節看看吧!也許你就會發現,時間本身突然依照著音樂的節奏運行了(所以我們又有新發現-音樂的節奏也許本身是依照人類訂定出來的公定時間制度去規劃,可是時間本身又會背音樂所影響)。

呼!感謝大家一口氣看完了這一段連續沒有條理的文字。

。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