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字們

[舊作]決定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餐廳門口一位中年男人匆忙的走進。


餐桌已經有兩個人坐在那閒聊。

「你怎麼那麼晚到?其他人點餐了。」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眉頭皺了一下,把menu遞給剛到的中年男人。

「剛去找我的家庭醫生,要決定痔瘡的位置,因為我很猶豫,所以就耽擱了。」中年男人一面翻著菜單一面說道。

「什麼?」另一位也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也說話了,看來這藍色襯衫有可能是制服。

「痔瘡的位置,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什麼痔瘡的位置?」

「這樣嗎?嗯,我的醫生說,既然都要長痔瘡,那乾脆讓他長在不妨礙的地方。」

「為什麼一定要長呢?」

「我沒說一定要長啊!」

「那你長了?」

「我不太清楚,不過可能要長了,不然醫生幹麻建議我做這個決定。」

「你不知道你有沒有長痔瘡?」

「那是一定會知道的嗎?」

「我以為自己一定會知道。」

「所以你長過?」原本沉默的那位突然發難。

「沒有!我是用常理判斷,那不是長在屁股上的東西嗎?」

「也有長在屁股裡面的啊!呃,我的意思是屁眼裡,就是內痔啊!你知道的嘛!」

「我不是那麼清楚,你怎麼知道那麼清楚?」

「呃,這是常識啊!常識!」

「只是痔瘡嘛!大家幹麻這麼緊張。」遲到的中年男人見苗頭不對,趕快打個圓場,不過似乎不怎麼有用。

「說的也是,只是痔瘡嘛!晚餐來了,先吃飯先吃飯。」

服務生熟練的把沙拉遞到每個人面前。
正當其他人要開始用餐時,其中一個男人發出聲音。

「那個……

「什麼?」另外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問

那男人看著遲到的中年男人問道:「那,你後來決定讓痔瘡長在哪裡?」

「呃!」

「我也想知道,對啊!後來你的決定是怎樣?」

「呃!」 

另外一份炫麗

我們透過對於資訊的觀察跟吸收來擴增我們的世界,一個方向是往著更加客觀的方向前進,在吸收了更多不同世界的事物之後,我們有更多的條件去產生不同的 角度去看待生命鎖觸發的每一個點,但是這部份有一個微小的盲點,雖然微小卻依然影響著我們,我不能說去面對這微小的盲點是否有幫助,畢竟生命對我們的善意 惡意本身就是難以界定的,盲點的存在卻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讓我非常的想要討論他。

那盲點就是……像我寫了這篇文章一樣,當你注意看了這篇文章,他就成為你的一個印象,你同時吸收了另一個角度,卻也增加了一個束縛。

不管是在看電影或是閱讀資訊,這些東西都毫無預警的進入了我們的心智,一方面擴增了自我的世界,一方面卻也在龐大遽增的心智外層,建立的厚厚的硬殼。 沒錯,吸收外在事物是一種看似向外擴張的狀態,可是在另一方面有著這厚重的殼壓迫著我們,而且越來越厚,那是有趣的,就是我們在吸收些外在事物來擺脫自我 意識束縛的同時,看了越多世界,這吸收的東西越大,也越來擺脫類似「自大」之類的束縛,我說的不是一種驕傲的自大,是類似人們無法擺脫「悲傷」的情緒,完 全投在自己的世界的一種膨脹,雖然我們像是是在思索別的世界的資訊,但是實質上是在思考已經進入自己心智後建立在自己世界的部份,但是他又跟外在的資訊如 此類似,我們常常無法發現我們其實投在自己的世界中而無法脫離。

類似的狀況是,像積極的情緒,如果生命體本身並沒有積極的特質的話,強迫的去要求自己進入一個積極的狀態,可能會付出相當的代價,因為積極本身也不是 單一的作用,如果強制的去牽引行為或心態成為一種積極的話,而其他卻沒有跟上腳步準備好,那付出的可能會是莫大的浮躁不安,而生命本身更可能因為那份浮躁 而產生混亂。

是啊~這些盲點是太小了。一不小心就會忽略忘記。

無所謂~最近發現如果可以大字形睡覺的話,身體跟心靈可以得到某程度的滿足喔!

。解散。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