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punkcan

來份「桑田佳祐」

桑田佳祐令我著迷的地方,來自於他對於回憶的詮釋,那一種我無法自身擁有的情緒,卻能透過桑田佳祐深刻地表達,品嚐一種陌生的溫暖。

若用食物比擬,像是緩慢的進食奇異的甜點,無法形容那味道,卻充滿你的呼吸。

彩虹的眼鏡

10986823_10153514634584063_7463491777438682125_n未命名-111219713_10153552553059063_3942430002665250348_n11219713_10153552553059063_3942430002665250348_n_2

翻到2004/11/26的日記

在飯桌上她有些激動
「好像他們看見些什麼就自以為了解我了,就可以愛我可以恨我。」她說
「如果透露些什麼被聽見,那本就註定要被誤解。」我說

我是否已經說得太多了?

重設網路命令

這是一個非常好用的指令,凡舉風扇狂轉,切換WIFI時造成IP衝突,上吐下瀉等等,都可以使用

netsh winsock reset

[Linux]-如何查硬碟裡各資料前幾名的使用量

#du -s /* | sort -rn | head -5

如果是查/var裡的就換成下面

#du -s /var/* | sort -rn | head -5

Springpad is shutting down

今天收到了這封信

典型的喪失先機而輸了全局的例子

Psycho Killer

[embedyt]http://www.youtube.com/watch?v=O52jAYa4Pm8[/embedyt]

 

[embedyt]http://www.youtube.com/watch?v=pA1oFSMwRDU[/embedyt]

We come one

All the subtle flavors of my life
Are become bitter seeds
And poisoned leaves
Without you
You represent what’s true
I drain the color from the sky
And turn blue
Without you
These arms lack a purpose
Flapping like a humming-bird
I’m nervous ’cause
I’m the left eye
You’re the right
Would it not be madness to fight
We come one
In you the song which rights my wrongs
In you the fullness of living
The power to begin again
From right now, in you
We come one
I’m unafraid
Never never scared
Worries washed
Pressed air
I am the left eye
You’re the right
Would it not be madness to fight
We come one

形式之一

 

我夢見我無法睡去,再醒來時對時間已模糊,起身收拾赴約,天空下起磅礡大雨。
可是我見到了妳,又不是妳,只有模糊的形象,彷彿在不同時空,我對妳說話,但妳視若無人,唯有黑色筆記本上的字跡可以彼此看見,我拿走筆記本繼續旅行,前往那必須前往的空間,追逐死亡。

花 果 茶 的 味 道

花果茶小姐是個可愛的人,雖然他並沒有什麼可愛的地方。

就跟其他人一樣過著一樣的日子,會因為隔壁的咖啡先生的眼神來決定今天的心情好壞,偶爾想到花果茶先生會感到絲絲的悲傷或甜蜜。

一樣的日子,所以花果茶小姐總能為自己安排的好好的。

有一天,有一個悲傷在花果茶小姐的手臂上浮了起來,啊!一個小小的悲傷在手臂上浮了起來。

因為悲傷小小的,所以晃個眼就沒注意著了,因為只是一個小小的悲傷,花果茶小姐心裡想著。

悲傷變的有點美麗,花果茶小姐想展示他的悲傷,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外表小小的悲傷跟身體裡的憂鬱連在一起了。憂鬱,讓這美麗開始了詭異的氣氛,可樂女生說,沒關係,只是小小的悲傷爾已,花果茶小姐開始擔心了,但是這不過只是悲傷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漸漸地,悲傷開始長到臉上來,把花果茶小姐的臉蓋住了,所以花果茶小姐開始喪失表情了,直到了悲傷長到了喉嚨,她喪失了語言,可是人們只看見臉上的悲傷,心想,只是悲傷而已嘛!但是喪失了語言,所以花果茶小姐無法告訴別人她的悲傷,別人也開始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花果茶小姐臉上的悲傷,這只是悲傷而已啊!

花果茶小姐開始想念花果茶的味道,不過他永遠無法回想起最初那花果茶所瀰漫開的香氣是怎麼的曾經帶給她幸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