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rus escort çankay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eryaman escort ankara escort kızılay escort istanbul escort ankar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atasehir Escort beylikduzu Escort

2004/07/20

對於不具備威脅性的生物溫柔是慣性
所以我接到他答謝的電話時沒有反應
我在沒有月光的暗巷撫摸回憶松果體
其實悶熱無比我也無力褪去溼黏上衣

連接幻想的街外警察攔截了文藝氣質翩翩美少女
那人拿出了身分證
職業欄上寫著詩人
放回錢包時掉出了大賣場發票跟五金行收據
他笑笑說那只是職業而已別在意

警察頭也不抬地回應
沒關係,詩人並不值錢

我在路口等著燈色變換
心想我置物箱裡就有一整袋不值錢的詩人
不能變賣又逐漸腐敗
食之無味卻又棄之可惜

那麼就吞下了白葡萄酒開始敲打鍵盤吧

「數著關門警示聲的日子很快就厭煩了,我穿越人類林子,輕快地劃過我清晨無法逃避的焦慮,去面對這些慣性,並從這城市的角落迅速地攀附捷運管線融入這個城市。……」

編輯說截稿時間往後延長一次嘔吐的距離
時間不是問題
只是我腦子空白而已

我看著貓人安拍的照片

沒法大吼
也沒有空氣
原來我根本就未曾在呼吸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