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rus escort çankay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eryaman escort ankara escort kızılay escort istanbul escort ankar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atasehir Escort beylikduzu Escort

不存在的聲音

對於日本恐怖電影的著迷,大概來自非常不受好評的咒怨開始,很不好意思的是我還在看過之後,以它為主題做了首工業曲子,也許是對都市傳說嗜好使然,即便周遭的人多抱以負評,個人還是孤孤單單地拿著票根坐在電影院裡默默地看完,就故事結構來說,只能稱上是老套吧,在過個幾年的現在,用類似手法的恐怖片早已不再具備票房保證,不過在1999年時,預告片在日本的確掀起了討論,導演清水崇也儼然成為恐怖片經典大師,同時也造就出清水一派的影迷風潮。

在預告當時把觀眾嚇得吸哩嘩啦的咒怨,除了伽耶子像熊貓般的黑眼圈與闔不上的嘴吧外,另外一絕便是它的音效,其中伽耶子與那小孩出現時那像是喉嚨被噎住擠不出聲音的顆粒狀音效形成了角色辨識重要的依據,在影片初期建立了透過聽覺的辨識模式,劇情在之後甚至續集裡都形成明確的符號,在這隻外,咒怨一片中真正令我感興趣的是那詛咒出現時,導演使用了一種極高的頻率切割空氣,隨著詛咒的逼近,高頻的音壓逐漸增強,而後伽耶子的出現伴隨著招牌噎喉嚨聲,彷彿是另一個空間的錯置,不僅是在劇情上,在感官上也發揮了極大的效用。

也許在電影音效上,我們可以聽見的聲音大多是具體的,可想像的,一方面是影像的因素,一方面過度極端而脫離劇情的音效對於一部電影來說也通常是無用的,在咒怨這段音效裡,伽耶子的噎喉嚨聲雖說是咒怨一片的招牌音效,就恐怖片來說,那跟佛來迪磨刀爪的模式是一樣的,大多數的日本恐怖片也多會這類的音效辨識符號,我們若真要提咒怨,充其量也只能說是一個更具備辨識度的音效,這麼說來,在星際大戰發片的當年,片頭曲跟外星人說話,黑武士人造人聲,雷射槍與光劍更是經典中的經典,跟好萊塢比起來,日本電影的音效似乎也搞不出什麼討論的噱頭,如果從這角度來看,好像真的是這麼回事,有趣的是,日本人搞得電玩,論音效細緻度卻是一等一的,尤其是那些以劇情為主的遊戲,以【零】系列來說,當你打開環繞音響時,心跳聲的重壓像是要將整個空間的空氣都給往下密合,腳邊又不時像是有小孩拉扯喊著姊姊,在你專心於過關關鍵的時候,冷不防的不知是誰的腳步聲從身後跑過,深夜裡玩這遊戲對於考驗心臟抗壓性是最好不過的測試了,這樣的落差也許是因為各民族性驅使下,所在意的事情不同,同樣是背景襯底音效,咒怨裡出現的高頻在聲音出現的當下,幾乎是不存在的,頻率逼近人類聽覺的上限然後漸漸往聽覺範圍的中心點靠近,在音壓迅速增加下,對於觀眾而言,聲音出現的當下也許根本不會被當作音效,敏感一點在一開始就發現的觀眾,也無法當下馬上分辨這是屬於電影內部的音效還是自己身體內部的耳鳴,音效從螢幕穿過人群,成為生理反應的一部份之後卻尚未罷休,在電影開演過一部份後,人們已經認知到了這高頻是屬電影的一部份,但過高的頻率跟音壓卻已經在聽覺神經留下了餘毒,在劇情進行的過程中,餘毒留下的幻聽早已佔據了觀眾的聽覺神經,幻聽與實際音效交錯的過程中,電影劇情內的時間與空間,已經透過某種形式與觀眾這邊的世界進行了滲透交換,在個人的觀點上,不管咒怨劇情吸不吸引人,就透過音效產生兩邊時空的互換,建立生理感官互動這點來說,它應該也算是某種特別規格的多媒體藝術作品。

在日本眾多的影片裡,不管是電影或是影集,常常會發現與現實物品做延伸的行銷概念,從特別攝影的腳本上發現,絕大多數的特別攝影幾乎都先設想到周邊商品,在以城市傳說為主題的恐怖片,日本電影在自己國家發行的恐怖片比例讓人覺得多到不像話,或許是在日本有太多的傳說了,而傳說本身又不斷演進,在恐怖故事的取材方面根本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像鬼來電這類也跟配樂或音效有著很大關連的影片卻也未必一定會有什麼出奇不意的概念出現,不過如果在首映會的時候,片商故意請十幾個工讀生將手機鈴聲換成電影裡的招牌音樂,在電影進行到一半時,十幾個人的手機同時響起死亡鈴聲,那或許也可以當作是一種現實上的延伸,只不過這麼一來作用就太過於行銷面,玩了一次也就索然無味了。

對於配樂與音效之間的差異,喜愛工業噪音的我,有時候很難真的有一個明確的界限,在同樣是日本電影中,另外由攻殼機動隊導演押井守在2001年的真人動畫【Avalon】裡,也有著令人著迷的音效概念,要說這部電影是真人動畫也不是,如果我們說FINAL FANTASY是動畫擬真的一個概念性作品,avalon 應該算是真人擬動畫的逆向概念吧,avalon的劇情裡,平凡女孩在一成不變的現實世界裡,只有心愛的狗兒陪伴,在另一個虛擬遊戲世界的她卻是頂尖的戰士ASH,當劇情裡的世界在現實與虛擬間穿梭之際,電影用了不同的背景音來呈現出彼此間的差異,在戰聲隆隆的虛擬線上遊戲外,現實世界反倒是用一種出奇而且壓迫的寧靜,當我在家裡帶著耳機看著由押井守構成的迷幻世界時,赫然發現在電影裡所謂的現實世界,那股壓迫性的寧靜背後佈滿著被過濾過偏高音的雜訊,只是這樣的聲音極細微,像是為真實環境密密地鋪上一層薄幕,也蒙蔽了我們某個程度上的知覺,電車上日光燈電流的雜音遠遠壓過電車規律的機械聲響又襯托出脫離那方塊後令人窒息的死寂,沈重地蔓延在那無趣的生活中。

在電影最後呼應的是,女主角走進了最後關卡,而那所謂的虛擬世界,卻要比真實更接近真實,從公車經過的那瞬間開場就充斥著大量我們熟悉的聲音,熟悉到我們幾乎忽略它的存在感,畫面顏色在整片中也是最接近真實顏色的形態,這是押井守慣用的思惟,但在經過前面近一個半小時的寂靜洗禮後,當女主角進入最後關卡那瞬間,突然腦裡會有種「原來這是真實世界的聲音啊!」的想法閃過,所謂的真實在量化後,也許就是雜訊的形態也說不定,這個想法,有時候比起任何恐怖片要令人不寒而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