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rus escort çankay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eryaman escort ankara escort kızılay escort istanbul escort ankar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atasehir Escort beylikduzu Escort

I’m Happy, She Said-M83

醫生說我身體對氧氣的代謝不太好,不適合睡在冷氣房裡。

還記得我說過有關於氧氣的事嗎?有關於氧控制現實的事?

不記得也沒關係,終究還是只有我自己記得,畢竟一直以來我都是知道的。

某一年我在房間裡隔了一塊木板,點了二十幾顆燈泡,那足以讓測光表用22的光圈1/125秒快門的速度來取得100 ISO正確曝光的亮度,我在天花板會漏光處遮蓋了黑部,用了一把電風扇,而燈泡下擺滿了盆栽,關上門窗,讓房間裡進行高速的光合作用,那一個月,我睡得非常好,因為,我聽見植物在唱歌。

那是冬天,陽光總在很晚的時間才顯得逼人,而我也總是一個人抽著煙想著事,記錄著植物的變化,偶爾看看書,但聽音樂的時候我戴上耳機,深怕吵到唱歌的植物們。

有時候我會睡在陽台上,可惜隔了窗,但我在清晨醒來偶而會看見滾動的山嵐,那讓我心情很好,大概是因為我喜歡流動的事物,所以那時候我常拍雲,但是在底片裡,他們都靜止了,看起來很悲傷。

植物們有時候會沈默,尤其在天光將明前,空氣沈甸甸的,不只房裡的,連窗外的空氣也都沈甸甸的,萬物禁囈,彷彿怕驚醒了什麼,沒有蟲鳥,連空氣流動的聲音都沒有不管何處的植物都安靜了下來,直到遠來傳來一陣急鳴,萬物鼓譟。

我總被當作是瘋了,才沒有機會跟誰分享,但無所謂,這麼美妙的事物,我也沒有興致與誰分享。

有一天我仔細的聽他們在哼些什麼,才知道植物們並不是在唱歌而是在聊天,我看起很開心;她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