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escort çankaya escort ankara rus escort çankay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eryaman escort ankara escort kızılay escort istanbul escort ankara escort istanbul rus Escort atasehir Escort beylikduzu Escort

MEW

在寫稿的時候想起了MEW這樂團,而且在一個頗無奈的狀態,因為我正在介紹許多我根本沒去過的Festival,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Summer Sonic的名單裡有MEW。

還記得很久之前在一開始聽見他們音樂的時候,我以為MEW主唱是女的,那細緻柔軟的聲音,有種不可言喻的滲透力,平心而論,其實也稱不上非常特別,他們效果玩得兇,曲子也算不上特別有新意,只是在第一次聽見他們時,我竟久久不能平復,彷彿有些我不敢正視的,用一種柔軟緩慢但激烈的方式衝撞著我胸膛,像是力氣自平靜底層醞釀,像是嘻笑後不能壓抑的悲傷。

據說最早一開始是因為他們創作的電影Half The World Is Watching Me需要配樂,於是四個人組了一個樂團,在Comforting Sounds最原本的版本裡,用了一個很怪異的overdrive效果,讓吉他的聲音堆疊人像是人群在遠方竊竊私語,後來在專輯裡的版本,弦樂狠狠濫情的壓過那弔詭的細碎。

我已經忘記當時側標寫了什麼,大概是類似什麼雖然不是搖滾的新希望,但卻能帶來救贖之類的話吧,只是,即便我知道那些都是濫情的旋律,可是,當耳朵親吻耳機,眼睛就哭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