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之一

 

我夢見我無法睡去,再醒來時對時間已模糊,起身收拾赴約,天空下起磅礡大雨。
可是我見到了妳,又不是妳,只有模糊的形象,彷彿在不同時空,我對妳說話,但妳視若無人,唯有黑色筆記本上的字跡可以彼此看見,我拿走筆記本繼續旅行,前往那必須前往的空間,追逐死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