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橋五分鐘後崩毀,請鴿子儘速離開

「你有走過這個天橋嗎?」

「沒有啊!沒什麼意義,這馬路這麼短,直接走過去就好了。有什麼不一樣嗎?」

「沒什麼不一樣。」

這個天橋沒什麼特別
跟其他的不完全一樣卻沒什麼特別

天橋只是偷窺城市的另一個角度

我靠在積滿灰垢的欄杆
耳朵眼睛是sniffer∼

偷聽城市的心跳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